资讯频道 > 拱门文学 >

芸芸众生

2018-12-09 16:58:34??? 来源:三翼工作室?? 作者:?徐海博?? 点击量:?

[摘要]她看着手里的笔记本,犹豫了一会,拿出随身带着的笔,翻开新的一页,写下了“芸芸众生”。

“我还有事,我先走了啊。”

“嗯,我自己去就行。”

与友人分别后,她躲进了候车点。天很热,热得她头脑昏沉,她找到地方坐下,阳光让她有些看不清手机屏幕,于是干脆放下手机,看着柏油路上方扭曲的空气发起了呆。

思绪很乱,回家的念想和期待都被对空调的渴望狠狠压下。来这座城市很久,对这里没生出半点好感,却对科技的美好认识得愈发深刻。余光中出现了一辆出租车停在站点,她赶忙站起身子朝着司机招了招手。

“师傅,东客运站。”

回应是一连串的方言,她从司机的神态和手势中确定他的确载客,才把自己的行李朝着车子推过来。司机帮她把行李塞进后备箱,很热情,热情到让她觉得不可思议——这么热的天啊。

车里空调开得很大,钻进后排座位的那一刻,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得到了升华,整个人都轻快起来。她向司机重复了一次目的地,就打算吹着空调玩手机了,可这次得到的回应不是预想中的方言,而是带着些许北方口音的普通话。

“姑娘北方人吧?这是打算回家?”

虽然不是乡音,但是还是比方言亲切得多,这让她拿手机的手顿了一下,答道:“嗯,东北的,有段时间没回家了。”

“看样子是一个人?挺不容易啊。”

“的确挺难熬,这边的方方面面对于我们那边的人都不太好适应。”

“可不,我来这儿十几年了才会说一点当地方言。你咋跑这么远来这边了?”

可能是马上要离开的缘故,她顺着司机的话一下子就打开了话匣子。“觉得老家没有发展的空间,想着一个人出来闯一闯,”她偏过头,看着窗外熟悉的高楼大厦,阳光让她微微眯起了眼睛,“结果在这座城市打拼了两年,好像什么也没得到,可它却在改变我,又在排斥我。我熬不住了,”她从后视镜看着他的眼睛,有些自嘲的笑了,“我现在只想吃一顿我家楼下的烧烤。”

司机也笑了,看不出他为什么笑,但她总觉得这笑很复杂。“小姑娘,你走不出你的家乡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从副驾的收纳盒里拿出两本笔记本,一本很旧,另一本似乎写到了一半。“这上面都是乘客写的,聊天聊到兴起,我就让他们写下点东西。”他头也不回地递给她,“有个乘客写过一句话,和你刚才说的很像,你可以翻翻找找。”

“开出租车,什么人都能遇到,故事可多了。”她接过笔记本,总觉得司机这话透着点期待,她也没打算扫他的兴致。她很清楚开出租车不是个轻松活计,儿时的她就经常抱怨父亲每日的早出晚归,现在他却职业病缠身,所以她很乐意让司机放松一下。于是,她翻看着笔记本,他就讲起了故事。

他说他见过青年男人在车上坚定地对着手机说出分手,然后放下手机哭成泪人。

他说他接过三个学生,中途有一个中年男子拼了车,三个学生在高速公路上唱了一路,到最后一车人一起大喊“我想要怒放的生命”,下车的时候那个男子乐呵呵地帮他们付了车费。

他说他为了送孕妇拿过两张罚单,结果没人帮着报销,只好做了雷锋。

他说他在大白天接过一个醉汉,他哭笑着和他说了一路的初恋。

他说着,每个故事他都在结尾说着自己的感受,她听着,从他的嘴里感受芸芸众生,顺便腹诽他讲故事水平不太高。他说了很多,她看了很多,她大概也找到那句话了,“我爱人想把我接到他工作的城市,我告诉他:我家巷子口有天下第一的炒粉,他说我爱上这条巷子了,我这辈子已经属于那条巷子了,我走不出去了。”

她哑然失笑,鬼使神差地抬起头打断了还在说故事的司机。

“师傅十几年都一个人啊?”

“啊,一个人啊。”

“没回过家?”

空气突然沉默下来,引擎和空调相互应和着。当她快要为自己的多嘴自责的时候,司机回答了她,仍然带着热情的笑。

“四海为家。”

看来也是个有故事的男人,心里这么想着,嘴上和司机打着哈哈。她看着手里的笔记本,犹豫了一会,拿出随身带着的笔,翻开新的一页,写下了“芸芸众生”。看着自己写下的这四个字,她的心绪慢慢沉淀了下来,没缘由的,在结尾处有些用力得画下了一个逗号。

“到地方了,我去帮你搬行李。”

“谢谢师傅,多少钱?”

“打表,二十七。”

(责任编辑? 曹旖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