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讯频道 > 拱门文学 >

失眠

2019-03-25 12:00:46??? 来源:三翼工作室?? 作者:?石欢?? 点击量:?

[摘要]我回头望望被黑暗裹挟的宿舍,从未这样希望有人起夜,问候我一句。只要一句就够了。然而,回应我的只有平稳的呼吸。

嗒——嗒——嗒——

好吵!

我翻了个身,将耷拉在床沿的胳膊收回被窝,企图找到一个最舒适的位置,至少听不见钟表走动的声音。

一定要快点睡着!拜托了!

什么都不想……什么都别想……

然而总是徒劳,我总会想到别的事情的,毫无理由、不着边际地想。

像我这种因为一句“什么都不想”也能渐渐将思绪转到其他事情上的人,注定是得不到睡梦之神的眷顾的吧?

嘎吱——嘎吱——

啊!又来了!我拼命用枕头按住自己的脑袋,希望把自己镶嵌进去,然而那尖锐的牙齿互相撕咬碰撞的声音冲破棉絮,直直地撞进我的耳朵。

我不敢看手表,怕指针指向我无法承受的方向,而室友却总想“友善”地提醒我:十二点了,新的一天要来了。她总是这时候磨牙,提醒我只有我要清醒着迎接明天。

我缓缓将手伸到眼前,借着从窗外透过来的微微泛黄的光,看了一眼手表。

今天也很准时,误差不过两分钟。

而窗外,夜风悄然吹拂,不动声色地"爱抚"着走廊上悬挂的衣裳,吹得衣架都沿着晾衣绳位移出好一段距离,发出“呲溜”的声响,有时候又只能听得见“呜呜”的风声,好像迎面而来的寒意也要通过声响来证明似的。我总爱盯着外面看,幻想那随风摇曳的衣裳是一只白颜色的鬼,或者一只红颜色的妖。这样的话,我就可以大声尖叫,叫得全宿舍都惊醒,叫得整栋楼都听见。

然后全世界陪我一起失眠。

偶尔碰到下雨天,能够听见整片天空联合起来发出的声响,像是在演奏一支蛊惑人心的曲子,焦虑和沉重的心一下子轻了几许。

睡不着又如何,就这样静静等待黎明也罢。

然而这样豁达的情况极少,夜晚却总是漫长而无边无际的。或许是担心明日起不来,担心明日无法专心上课,因而急促地盼望着、催促着自己入睡,愈急愈睡不着,愈睡不着愈急。

在某个时刻,突然整个人都清醒过来。

我一直有这样的习惯,倘若到了十二点还未入睡,便去一趟厕所,再回到床上便像是得了“刚上床睡觉”的心理暗示,以此掩盖刚刚几个小时辗转难眠的事实。

人到了夜晚会变得格外脆弱,心理防线很容易崩塌,有人曾这样叮嘱:千万不要在晚上做决定。我想大概是因为夜晚易冲动和敏感。在许多个煎熬漫长的夜晚,我掩面哭泣,却又必须抑制自己发出声音,以免吵醒大家。所有的痛苦和难受,通通吞进肚子里。我徘徊在宿舍狭小的空间里,我躲进逼仄的卫生间里,偶尔我也呆呆地坐在床上,大冬天的把自己整个肩膀裸露在外面,任由寒冷慢慢侵蚀我……而我身边那些入眠的幸福的姑娘,她们究竟在做着什么样的美梦?我无从知晓,只有我守着漫漫长夜,独自清醒。

我渐渐明白那些我一度无法理解的结束自己生命的行为,那些人一定是处在绝望的境地当中,他们除了自己,看不到旁物,要怎么去忍受这漫长而令人窒息的时间?我有时候怀疑我是否哪天会忍不住冲出门从五楼一跃而下。

可我知道我不会,没有为什么。

很多人都会有想要一了百了的瞬间,但真正选择结束的却只占了很小的比例。世界上痛苦的事情那么多,倘若一一计较过来,人生也就没什么意思了。

我走到洗漱间,轻轻打开面向田径场和未湖的窗,夜风裹挟着湿意迎面拂来,街道旁的路灯仍执着地守着自己那点橘黄色的微弱的灯光,平日里熙熙攘攘的小道上空无一人,而不远处忽尔闪耀几下,听得到汽车的鸣笛。

就算这儿的人都睡了,这世界依然有人清醒着,而我恰恰是清醒的那一部分罢了。只是,没有人跟我说话。这世界人来人往,可是没有人肯听我说话。

我将头拼命探出窗外,头顶的月亮安静地注视着我。在某些瞬间,我迫切地希望冲出这所建筑,逃跑。

逃出去,逃到可以恬然入梦的地方,逃到可以睡到自然醒的地方,我想要想夸父一样追求太阳,我想要永昼……

一时眼睛有些酸胀,一种淡淡的刺痛感席卷整个眼球。我想,是时候睡了,不,或许现在更应当清醒一下。

我回头望望被黑暗裹挟的宿舍,从未这样希望有人起夜,问候我一句。

只要一句就够了。

然而,回应我的只有平稳的呼吸。

我安静地爬上床,盖上有些薄的被子,闭上双眼。

嗒——嗒——嗒——嗒——

或许,下一秒就能失去意识吧……

代理责编 王亚楠 ?责任编辑 曹旖旋)